鬼谷子给老实人的一句忠告:识时务,会攻心,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

有鬼谷子智囊团的朋友问阿信,一个真正的智者到底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素养呢?

咱们今天一起来聊聊这个问题。

昨天我们在“鬼谷道”里读李白的唐诗,今天我们在“鬼谷子智囊团”里品评赵藩的对联。

清末的“对穿肠”赵藩在一副对联中给了答案。

赵藩这个人对得一手好联,也因对联而闻名,比如昆明大观楼“天下第一长联”为其手书。再比如诸葛武侯祠的“攻心联”便是他的大作,我们来欣赏一下:

上联:能攻心则反侧自消,从古知兵非好战;

下联:不审势即宽严皆误,后来治蜀要深思。

读完后,相信你会发现赵藩这人不像普通的文化人。是的,他当时在四川做幕僚,之所以做这个对联,其实是为了劝谏东家岑毓英的三儿子,自己的学生岑春煊的。

彼时,岑春煊担任四川总督,遵循的便是“从严从重”的手段,他手下一个人兵犯了错,数十人随之受罚。对待地方同僚意见不合者,往往寻找由头罢免裁撤,因此人人自危。

赵藩觉得做得过分了,但是岑春煊不听,于是便写联劝谏自己的“爱徒”。

现在人张嘴闭嘴喜欢谈攻心,那么你知道攻心这个词是从哪里来的吗?一般而言,如果你听见有人总喜欢把攻心挂嘴上,就可以判断这是个纸上谈兵的玩意,为啥呢?

因为攻心这个词的缔造者本来就是个纸上谈兵的家伙,他叫马谡。马谡在跟诸葛亮谈兵论道时说:“用兵之道,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;心战为上,兵战为下。”马谡认为打仗最重要的是瓦解敌人斗志,收服敌人之心。

当然了,攻心这个词是正确的,诸葛亮也深以为然,所以后来重用马谡也是理所当然了。不仅如此,诸葛亮这个人非常善于攻心。二者的区别是马谡是理论家,但是诸葛亮是实战家,比如对于孟获这样不顺从的人,就以攻心为上——七擒孟获,最终成功收服孟获。正如上联所言:

能攻心则反侧自消,从古知兵非好战。

这句话很好理解:能采取攻心办法服人的,会使那些疑虑不安、怀有二心的人自然顺从,自古以来深知用兵之道的人并不喜欢用战争解决问题。

很显然,如果只会“攻心”,不懂“审势”也是不够的,所以我们一起来品评下联:不审势即宽严皆误,后来治蜀要深思。

这句话看似很简单,但其实内有乾坤。很多时候,我们的对于权谋的认知是存在偏差的,大部分人容易犯教条主义的错误。比如,盛世是仁政,乱世用重典。

这些话听起来是无比正确的,但是无数人吃了暗亏。比如一些中微型企业里,到底是人管人,还是制度管人?

很显然,某些“管理大师”会告诉你制度管人是对的。如果你信以为真了,对员工严格考核,上纲上线,结果很可能是,制度是施行了,最终人也走光了,把自己折腾成了光杆司令。

每个老板心目中都希望自己公司能像世界500强那样规规矩矩。这没有错,有理想总是好的。但是当你翻开账本时,就知道自己跟“500强”们的差距有多远了。

所以,在企业管理中到底是“施仁政”还是“用重典”?到底是“人管人”还是“制度管人”?

润之先生在武侯祠时,就曾此联前驻足沉思良久,反复玩味联语的微言大义。策略可不可行的关键,不在于策略本身,而在于时势:不审势,即宽严皆误。如果不审察时势,而一味用严或用宽,都会带来严重后果都是错误的。所以赵藩警告后人,不能盲目一味用严,也不能盲目一味用宽,而应当审察当时形势,深思熟虑,然后决定用严还是用宽。

自古审时度势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结合上下联一起分析,我们很容易得出这幅对联的中心思想:做人要学会攻心,做事要懂得审势。可是道理我们都懂,具体应该怎么做呢?

众所周知,阿信的主业是研究鬼谷子纵横学的,比如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:达人心之理,见变化之朕。能通达人心,方能攻心。能见变化之朕,方能审势。有了鬼谷子智慧的加持,赵藩的这个“攻心对”便有了深邃的灵魂,阿信重新做了个对联,并取名《新攻心对》,仅供诸位鬼谷道友消遣之用:

上联:达人心之理,能攻心则反侧自消。

下联:见变化之朕,不审势即宽严皆误。